<sub id="p1nd1"><listing id="p1nd1"><menuitem id="p1nd1"></menuitem></listing></sub>

      <form id="p1nd1"><form id="p1nd1"><nobr id="p1nd1"></nobr></form></form>

        <em id="p1nd1"><form id="p1nd1"></form></em>

                見證地動山搖的悲壯,鑄造白衣戰士的榮耀――廣東醫療隊(佛山市中醫院)隊員陳超事跡報告

                來源:佛山市中醫院 發布時間:2008-06-11

                  大地震吼,同胞受災,5月12日的四川汶川大地震牽動著每個中國人的心。

                  陳超,佛山市中醫院一名高年資的主治醫師,馬上想到了身為一名共產黨員應該在國家有難時挺身而出,以自己的技能為災區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當收在上級的通知,派他與另一名骨科醫生邱華耀一同參加廣東省抗震救災醫療隊時,他心情激動,立刻回家通知家人,“我覺得自己很幸運,可以代表醫院,代表佛山人民到救災最前線,貢獻自己的激情和力量,這將會是我畢生難忘的經歷!”陳超極力說服年邁的母親,又安慰新婚剛一年的妻子和在讀準備高考的妹妹。妻子區杏枝也是骨科的護士,她理解丈夫作為一名醫生的職責,默默地為陳超收拾行李,考慮到災區環境的惡劣,細心的妻子為陳超準備了野外露營的各種用具,并將3塊充滿電的手機電池塞進了行囊中,叮囑丈夫一定要及時給家人報平安。

                  災情就是命令,時間就是生命!已經沒有機會與妻子聊聊家務事的安排了,5月13日晚,陳超便隨廣東救援醫療隊乘專機秕一時間趕赴災區,奔赴抗災最前線,成為第一支到達災區的省外醫療救援隊,為搶救災區的傷員贏得了最寶貴的時間。

                  到達都江堰市后,一路上汽車停了好幾回,前方不斷有山體滑坡,整個路基都被埋住了,據說沒有3天是不可能清理出路來的。14日下午醫療隊開始沿岷江大壩前進,越往里災情越嚴重,余震不斷,房屋倒塌成廢墟一片,此情此景,與前年陳超夫妻倆新婚蜜月到此旅游見到的美景可謂大相徑庭,令人唏噓感慨不已。

                  此時接到上級的通知,醫療隊留下1/3的隊員,其余坐沖鋒舟進入重災區映秀鎮。

                  面對第一次的生死抉擇,陳超與佛山醫療隊的其余12名隊員一起,選擇了到最前線去,幫助最需要醫務人員的重災區,履行醫生的天職。毫不猶豫地,他將行李盡量地精減,只帶了兩天的干糧和生活用品,反而盡可能地多帶藥品和衛生器械,坐沖鋒舟到達鋁廠碼頭后,徒步4個多小時走進映秀。陳超心里暗下決心:雖然這不是戰爭,不是急行軍,但卻是一場更為嚴峻的考驗,早一點趕到災區現場,就能多救治一個傷員。

                  然而,這是一條充滿了艱險的路,所謂的“路”,也只是這一兩天以來人們硬是沿著江邊從亂石堆中踩出來的小徑,腳下是最窄處僅十幾厘米寬,一邊是懸崖下滔滔的江水,一邊是不時被余震震得亂石翻滾的高山。陳超雖然年富力強,但也肩背行囊,手提藥箱,負重達60多斤,危險處還要照顧女隊員一起艱難前行,就這樣一路上踩著亂石泥濘,跨過激流險溪,高一腳低一腳地向前摸索急行。路上不時可見山體滑坡,巨大的石塊從山頂上滾滾落下,卷起一片的塵埃,后來人們稱這條山路為“死亡之路”,這片山谷為“死亡之谷”。15日清晨,醫療隊爭分奪秒地來到了映秀鎮。

                  此時的映秀鎮滿目瘡痍,整個鎮子已經沒有完好的房屋了,至于山上的那些百姓的家則幾乎完全崩塌了,鎮上的人口原來有一萬二千人左右,現在只剩約三千,大多數的老百姓都離開了鎮子,因為這里還不時有強烈的余震,鎮周圍到處是塌方的痕跡。但仍有部分鄉親不愿離開自己的住所,等待著失去聯絡的家人,他們大多數患有感冒、皮膚病、胃痛、腹瀉等,而現場見到最多的就是骨折病人。

                  醫療隊在倒塌的漩口中學旁邊搭好救治帳篷后,隊員們立即打開藥箱和行李,投入工作。在隨后的10多個日日夜夜里,陳超充分發揮了自己作為骨科醫生的專業特長,在余震中、泥石流、缺水缺糧等各種惡劣環境的夾擊中,他憑著自己身體條件好,處處身先士卒,與其他隊員除了積極覆行駐守大本營值班的任務外,還不顧疲累,幾乎每天都深入到山間野外的居民區進行巡診,實地為傷員送醫送藥,將對四川受災同胞的愛心送上。

                  剛開始的幾天里,陳超和隊員們度過了最艱苦難忘的幾天,沒有電、沒有水、沒有手機信號,沒有補給,天黑之后只能打著手電準備器材、接診傷員。大家值班時的主要職責是處理消防官兵從廢墟里搶救出來的傷員,區分輕重病人,重病人稍作處理后馬上轉由直升飛機送出救治。醫療隊的臨時救護營離直升飛機坪距離相當近,數架直升飛機來來往往,卷起巨大的氣流和大量的塵暴,陳超沒日沒夜地處理傷情,接送病人,二三天后眼睛就感到又癢又痛,雖然明知道自己得了結膜炎,但又無帶備眼藥水,只好強忍不適,并通過戴帽子、口包來預防沙塵。這里的白天時而滂沱大雨,時而烈日高照,不少醫療隊員都被曬傷。豁達的陳超笑言,幸而自己一直用帽子和口包將臉遮起,才避免被曬黑了。

                  除了定時值班,陳超還每天與佛山醫療隊的幾名隊員一同到廢墟中巡診,希望將救援之手伸向每一條鄉村,每一個角落。有時為了能走得更遠,他們還帶備了中午的干糧和水,頂著似火的烈焰爬過半山腰開展一整天的巡診,遇上沒吃沒喝的災民,還主動地將自己所余不多的食物分發給他們,當時他們每天都只能吃餅干、八寶粥,有時還處于饑餓的狀態,已好幾天沒有鹽分補充,體力消耗特別大。他們拖著極度疲勞的身子,小心翼翼地走在殘垣敗瓦中,因為塌陷后的房屋結構變得很復雜,再加上不期而遇的余震,經常從屋頂上稀里嘩啦地又落下一堆碎塊,這些都會給救援帶來很大的麻煩。在映秀的日子里,陳超最大的期望就是能有更多的醫療設備和藥物,這樣才可以幫助到更多的人,沒有補給,沒有外界的聯絡,這些困難都可以克服,但他常常會為沒有藥物和治療傷員的器具而犯愁,因為這里的骨傷病人實在是太多了。

                  一次,陳超帶著其他的幾名隊員走到一條小村莊里,一位老婆婆躺在破屋邊痛苦地呻吟,她的右腳被壓傷不能走路,只好呆在原地好幾天了。經檢查,老人的腳掌骨折,必須要進行骨折復位固定。但當時陳超帶上的夾板已經用完了,怎么辦?陳超看著周圍破爛的家什,靈機一動,立刻就地取材,用小刀削出了一塊大小適宜的“夾板”,馬上幫老人進行骨折復位和固定包扎,并聯系戰士們將老人背離了廢墟。

                  還有一次,在臨時搭建的安置點里,災民背來附近一名八九歲的小女孩,陳超經觸摸檢查,發現她手腳多處骨折,傷情較為嚴重。小女孩強忍著痛楚,無助的雙眼透露出感激的淚光。那一刻陳超恨不得能為她用上最好的設施緩解她的傷痛,為了讓她得到更好的治療,陳超對癥處理后,馬上聯系了直升飛機將她送出。

                  而他最為得意的傷員是一名20多歲的電廠職工蔣雨航,17日傍晚6時06分,在映電賓館的廢墟前,陳超和隊員們成功急救了這位已經被困123個小時傷員,雖然沒有被壓擠等外傷,但當時病人已嚴重脫水,血壓很低,呈休克狀態,經過20分鐘的緊張搶救后,病人血壓上升了,生命體征趨于平穩,馬上被直升飛機轉送走了。

                  這樣的事例還有很多很多,在佛山醫療隊的幾名隊員中,骨科專業的并不多,尤其是掌握中醫整骨技能的就更少了,因此在巡診時,陳超最受傷員們的歡迎,他總能以豐富的經驗判斷傷員的骨折情況,以嫻熟的手法為傷員骨折整復,然后用小夾板或隨時削成的木片包扎固定傷肢,他忙得早已記不清自己醫治過多少傷員,記不清自己處理了多少傷肢斷骨。

                  此外,陳超還利用晚上的時間到軍營去為戰士官兵們做治療。由于始終不斷地工作,再加上徒手挖掘和急行軍,這里的戰士們很多都手腳起泡、紅腫出血,醫療隊都一一細心地給他們上藥做治療。印象最為深刻的是一名20多歲的年輕士兵,由于連續多天的疲勞過度,再加上早上沒有進食早餐,在救援時不幸被掉落下來的石塊砸傷右側腦袋,導致右眼視神經受損,面對致盲的危險,士兵堅強地說:“為了救災民,沒有了一只眼也值得。”這些戰士讓陳超觸動很大,他在自己的日記中寫道:“從沒有怨言,從沒有停歇,這就是我們的戰士,我們的共和國衛士,災難中最可愛和最讓人感動的人!”

                  還有一大批志愿者們,他們自發地徒步來到了映秀,他們帶來了藥品,帶來了短缺的物資,一路上還幫助災民背東西,做了大量力所能及的事情。一位老家在映秀的志愿者還特意趕到醫療隊的營地,向醫護人員鞠躬行禮,滿懷激動地說:“感激大家對家鄉人民的救援!”這一幕幕的所見所聞,時時令陳超感受到災區同胞不屈不撓的勇氣和周邊救援者們的不懈努力,時時支撐著他拖著疲乏的身子努力堅守在白衣戰士的崗位上,救治盡可能多的傷員,履行自己的使命。

                  最嚴峻的考驗到了。17日晚上,醫療隊接到一個更為艱巨的任務,需要立即抽調20名身體強壯的男醫生,天亮時跟隨部隊急行軍23公里,步行挺進最靠近震中、還沒救援隊進入的耿達鄉,設立第一個醫療點,救援災民!

                  耿達是映秀和大熊貓的故鄉――臥龍之間的一個偏僻鄉鎮,從映秀走去,沿途都是懸崖峭壁,經常有巨大的滾石砸下,即便是熟悉地形的當地居民,翻山越嶺也要走上三天三夜。一名剛走出來的老鄉焦慮地說,那里去不得呀!現在去耿達就等于送死!

                  此時的醫療隊由于缺水缺糧、日夜救援,個個都已經筋疲力盡,風雨交加中,大家都在思考著。那一刻,面對又一次的生死考驗,面對又一次的艱難抉擇,陳超想到的是作為一名共產黨員應該所起的帶頭作用,他與另外兩名佛山醫療隊的隊員馬上報名參加了突擊隊。當晚的氣氛異常悲壯,隊員們好像真要生離死別一樣,留守映秀的隊員們紛紛把身上僅有的東西都交給三位勇士,一些隊員還悄悄地寫好了遺書,托付給隊友,大家一夜難眠……“我覺得抉擇的過程對自己是一個考驗,幾天來災區人民、戰士給了我太多的震撼和感動。……最終我還是決定去,這樣的決定對于每個人我覺得都不容易,我覺得我戰勝了自己,是我在這次救災行動中的一個很大的收獲。”陳超在自己的日記中這樣寫道,這簡簡單單的話語,就是我們醫務人員的真情流露,就是我們共產黨員的臨危不懼。

                  所幸得到了部隊的大力支持,第一批突擊隊9名隊員最后乘坐軍用直升飛機趕赴耿達,而陳超作為第二批隊員隨時待命。雖然最終都沒接到上級的調派命令,但回想起當時情形,陳超仍激動萬分,眼中閃爍著置生死于度外的英雄氣慨。

                  在映秀工作的十多天里,除了道路艱險,救治艱難,醫療隊的衣、食、住、行都充滿了種種常人難以想象的困難,其生活艱苦是和平年代少見的,所有的事情都要靠自己想辦法。

                  由于運輸困難,物資奇缺,空投的少量食物對于數千名群眾和救援人員,只是杯水車薪。醫療隊自帶的干糧兩天內就吃光了!讓陳超記憶深刻的一幕是:“有一對夫婦,房子在地震中毀了,一對兒女也沒逃出來,見我們沒吃沒喝的,他們返回廢墟挖出大米,熬了一桶粥給我們送過來。當時,我們實在太餓了,就用一個碗輪流喝,心里那種感動真的很難形容。”

                  在廣東省醫療隊隊長廖新波副廳長的帶領下,隊員們積極開展了生活自救。沒有吃的,上山挖土豆、找野菜,沒有喝的,爬到半山腰挑泉水;沒有爐灶,用磚頭壘它幾個,沒有鍋碗瓢盆,就到掩埋在廢墟底下的學校飯堂里借用幾個。陳超已經記不得有幾天沒有洗過澡,有幾天沒有換過衣服,有幾天沒刷過牙,有幾天沒有鹽分下肚了,艱苦時刻,隊員們曾創下了74人分吃21根香蕉、一個番茄切開8塊的紀錄。廖廳長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他每天主要的工作之一就是出門找吃的,為隊員們改善伙食。先后3次向當地百姓買來了“野豬”,并帶領諸位名醫把那豬解剖了,讓大伙能美美地吃上幾頓肉。

                  由于天氣惡劣,晚上的映秀鎮風很大,很冷,不時還下著暴雨連連,地上濕濕的,帳篷又不斷滲水,半夜醒來,陳超和邱華耀都發現自己就躺在水里,倆人只能互相依偎取暖,互相鼓勵,互相照料,實在困得受不了也能倒頭就睡,因為陳超知道,在這里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了,有太多的災區同胞等著他們去救援,要爭取時間恢復體力。但晚上每隔一兩個鐘頭就會有一些明顯的余震將他們從睡夢中驚醒,不能再安心睡去。幾天以后,陳超已經習慣于伴著時斷時續的余震入眠,“仿佛躺在搖籃里,以至于回到佛山后,反而不適應安穩的高床溫寢了。”在醫療隊里,陳超總是笑呵呵地面對各種困難,他樂觀開朗的天性贏得隊員們的一致好評。連參加救援的解放軍都感嘆不已:真沒感到,你們廣東大城市的醫生們也這么能吃苦!

                  讓人難以忍受的還有剛開始幾天時與外界的音訊全無,不能及時給家中報平安,雖然已經顧不上家人的焦急期盼,但得知佛山傳媒集團的記者可以為他們轉送消息時,陳超等隊員都激動萬分,紛紛在本上留言。

                  汶川地震發生已經十幾天了,陳超和其余醫療隊員們堅守在漩口中學的營地里忙碌著、在鄉間郊外巡視著。其間他們近距離地受到了溫家寶總理、吳邦國委員長的接見,與衛生部黨組書記、副部長高強親切握手,和廖新波副廳長并肩奮斗……,他們的救援工作得到了各級部門的高度肯定,他們的不懼艱險換來了災區同胞們的生命,初步累計佛山醫療支隊共診治傷員500多人,其中重病人10人。

                  5月28日,陳超隨同部分廣東省醫療隊員輪換歸來了,緊張而繁忙的救援工作雖然告一段落,但身體仿佛仍感受到大地的震撼,心靈也還經歷著激情的洗禮,久久難眠的深夜里,一幕幕災區前線的景象仍不斷在腦海里閃過。回來后的第二天一大早,陳超和另一名隊員邱華耀便穿上那件浸滿了汗水戰袍,回到醫院探望住院治療災區傷員,給他們帶來映秀鎮的最新近況,鼓勵他們勇敢戰勝疾病。人們將鮮花和掌聲送給了醫療隊員們,正是他們,在危難之際以精湛的醫術與死神搏斗,展現了白衣戰士救死扶傷的情懷,正是他們,用直面生死的勇氣超越了自我,在災區的廢墟之上擎起了生命的希望,鑄就了新時期醫務工作者的榮耀!

                相關閱讀

                地址:廣東省佛山市親仁路6號 郵編:528000 電話(總機):0757-83063333 咨詢熱線 :0757-82229933 傳真:0757-82234571 客服中心在線QQ:534450547
                佛山市中醫院版權所有,2012 粵ICP備12011861號-1, 佛山新聞網制作及維護
                黄色电影免费片日本大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